追蹤
欣芳 de 內在空間
關於部落格
★音樂與靜心
★身心相關講座、讀書會與工作坊
★命理與生涯諮詢
  • 1043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章詒和五書

自2004年迄今 章女士已經出版了五本書 嚴格說來 《最後的貴族》與《往事並不如煙》是同ㄧ本書 《最後的貴族》是香港牛津出版社一字未刪版 《往事並不如煙》是中國政府刪掉芙列妲認為最精采處之後才出版的(台灣亦買了此版權) 芙列妲真是何等幸運 在04年去上海之前 在香港機場轉機的時候 就於書店"求到"了這本書 說"求" 真的是不誇張 因為姑娘我是從一位ㄧ口氣買了20本的"阿叔"那兒求來的 阿叔會欣然的讓ㄧ本給芙列妲 主要的原因是(阿叔的口吻) "你長的很像我們曾經拿過港姐第一名的李嘉欣 而且跟我妹一樣是音樂老師 但是你比我妹有靈氣" (喔喔 這位阿叔 你過獎了 李嘉欣是我的偶像呢 我有她的1/10 就好啦) 芙列妲就這樣 "靠著美色" 得到了《最後的貴族》 在機場候機時 看完了2/3 上了飛機 還未落地上海 就讀完了它 芙列妲依稀記得 在候機室與飛機上 ㄧ共哭掉了兩包面紙 隔壁座位的ㄧ位大嬸 "憋了很久"才問芙列妲 "這本書是在寫什麼 男女愛情嗎 這麼感人啊?!" 芙列妲微微搖著頭 給出了ㄧ句話 "書裡講的是近代知識份子的風骨 透過女兒的文筆 也書寫了對父親滿滿的愛" 自此 芙列妲 就 迷上 了 章女士 的 文筆 前幾個禮拜 在誠品台大店 又發現了她的最新力作 《順長江,水流殘月》 ㄧ口氣在葉子咖啡讀完它 為其中的ㄧ篇 《淚祭羅隆基》感動落淚 章女士的這五本書 芙列妲認為 真的非常值得ㄧ看的 芙列妲 總是 在 她的 字裡行間 讀到了 近代伶人 名人 大家閨秀 等等 的 氣節 格局 與 智慧 一讀再讀 感動依舊
《最後的貴族》 本書像一部中國知識份子的心靈史,從中可以讀出人心的複雜。以往對一九五七年反右歷史的敘述,多有一種簡單化的毛病,好人、壞人,一目了然。但在章詒和的筆下,受迫害的章伯鈞、羅隆基也好,參與迫害的史良也罷,他們的內心是那麼的複雜,有亮點,也有幽暗……一場反右運動,其背後的場景十分複雜。 政治清算的背後,摻雜著各種各樣的恩恩怨怨,我們看到的是私人的恩怨怎樣以一種公共的名義加以傾訴,而公共的清算又如何借助了私人生活的隱秘話語。繁體版本《最後的貴族》相比之簡體版《往事並不如煙》來說,不僅僅是名字上的變動,在內容上也因為沒有逃避一系列政治敏感內容而收集得更豐富、更全面,那段驚心動魄的歷史得到了更真實、更完整的再現。甚至連章詒和自己都認為繁體版本才是她記憶的“真正版本”。
《往事並不如煙》 《往事並不如煙》是目前為止刻畫中國上層知識分子如何面對中共政治浪潮,最細緻而生動的一本人物剪影。章詒和筆下的中國上層知識分子,不單單只是專制政權底下無助的政治受害者;他們有理想熱情和天真執著的一面,也有阿附政治權力和追求生活情趣的一面,還有驕傲自滿、虛榮自私、殘忍嫉妒和勢利糊塗的其他面。無論是熱心政治還是淡泊名利,他們是毛澤東「把上層政治活動分子包了下來」的政策下的籠中鳥,僅在殘酷無情的政治狂飆席捲而來時,尚能像最後的貴族一樣,多少體現和保持一些人格完整和個人尊嚴而已。-陳永發(中央研究院院士、近史所所長) 在台灣讀政治史,民盟相關的那一群人像是幽靈,師長偶而談到,多語帶鄙夷。自由派和中間派彷彿是一種「他人之恥」。沒想到對這群深信新中國能有自由民主的一代精英,一九五七是一個更大的斷裂和浩劫。時代幽靈的女兒章詒和如縷不絕的記憶書寫,填補了當權者的謊言撕去的歷史扉頁。我終於知道那些深淵裡靈魂的下落。她的故事說的太動人,太情切。有時冷如刀,有時熱如火。很難不被那六個故事一一擊倒。什麼是蕩氣迴腸,讀了就是。-陳浩 這本書教人驚嘆,在於作者能夠面對歷史的複雜與生死的沈重,卻舉重若輕。作者超越了人性的絕對善與絕對惡,呈現亦善亦惡、非善非惡的真實樣態,令人信服、動容。世人看歷史多是成王敗寇,作者和同時代許多人在政治的黑風中家毀人亡,卻沒有泣訴更不作興控訴,反而出之以幽默和從容,則得勝者何嘗整碗捧了去?這是敗者的美學,章詒和的天鵝之歌,小寫的「人」的勝利。-吳繼文 六篇故事,一個時代的側寫。1957年,「事情正在起變化」,毛澤東才這樣說著,多少人就家破人亡,妻離子散了。章詒和用記憶寫歷史,為時代留記錄。這一批人,左右不討好,裡外不是人,是國民黨口中的「中共同路人」,是共產黨口中的「猖狂右派份子」,早注定要被時代的風暴所吞噬了。然而,即使是面對無比也無解的鬥爭壓力,他們卻寧折不屈,為了保存性情中的一個「真」字,受盡屈辱,在所不惜。「貴族」之謂,意在於斯!「清禽百囀似迎客,正在有情無思間」,章詒和此書一出,洛陽紙貴,其可貴者,未必在「思無誤」,而是「情存真」,而這,也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匱乏的東西。因為匱乏,所以需要,這書能叫人感動,讓人落淚,也就不難想見了。-傅月庵 這本書描述大時代一群知識分子的命與運。章詒和是以晚輩的眼光側寫父母的友人──史良、儲安平、張伯駒、康同璧、聶紺弩、羅隆基等人,他在中國大陸「反右」及「文革」的血雨腥風中,整肅、清算、鬥爭的紅潮席捲下,受迫害的、參與迫害的,這些人之間的恩怨情仇與人性的幽微曲折,在她細膩的筆觸、獨特的視角與溫厚的學養,將其風骨刻畫出來,也折射出一個時代的風光雲影。
《一陣風,留下了千古絕唱》 一陣風,留下了千古絕唱往事如雷。章詒和此次的《一陣風》又吹開了辛酸的歷史一頁,有兩處都讓我哽咽不已。其一是一代名優馬連良之死,寫的是時代的殘暴。其二是梅蘭芳夫人對馬連良夫人的無私授助,寫的是人性的溫暖,我讀時兩眼泫然,淚濕青衫。章詒和復活馬連良,並非僅僅為了緬懷父執,追念故人;她仍其舊貫,不改初衷,還是為了往事並不如煙,以往事昭示今天。 本書剛成稿即獲北京首屆郭沫若散文獎。章詒和女士憑《最後的貴族》名動四方,大陸簡體字版雖被刪節最終仍逃不掉被禁的命運。被禁之前短短二個月印數已達三十萬冊。新著《一陣風,留下了千古絕唱》簡體字刪節版,初印十五萬冊,臨發行之前被全部扣壓不放行。香港牛津2005年元月出版的既是完整版,又是至今唯一的版本。章詒和,至今一直未被摘除帽子的「中國第一大右派」章伯鈞次女,安徽桐城人,一九四二年生,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,因為家庭出身和政治表現不佳,整整坐過十年牢獄。一九七九年被釋後調到中國藝術院戲曲研究所,現為戲劇研究員兼博士導師。章詒和說:「中國一向有『文以載道』的文學傳統,學畢竟是人學,寫作是私人的事,是純個體性的精神勞動。它屬於民間,屬於社會,與『官學』無涉,與『官場』無關。」
《伶人往事》 章詒和自小愛看戲,常和父親章伯鈞、母親李健生,一起去戲院看戲。舞台上的名角兒又唱又做,載歌載舞滿場飛,手掏翎子,露出雪白的雙臂……,太美了。這些名角,反串青衣旦角無論身段、唱腔、做功等等,除了與生俱來的天賦還有扎扎實實地功底。 「過去看戲是享受,是歡樂。而如今所有的文化都是消費,一方面是生活走向,一方面是藝術消亡。」章詒和語重心長地感歎。每每回憶如煙往事,常常泫然欲泣。在被電視小螢幕取代的消費時代浪潮的席捲下,這些伶人曲藝多已凋零式微。 這本書是寫給不看戲的人看的,章詒和著墨在於人,而非藝。這些藝人久歷世故,多少帶著一點勢力,但他們又都能在衣食勞碌之中,存留一份真情。這也是最可貴的地方。 章詒和的文字筆力萬鈞,情感真摯動人,有時冷冽,有時熱情,隨著她的敘說,每個人物鮮明彷彿歷歷在前。 章詒和父親(章伯鈞)愛看戲,父輩似乎更愛看戲。 在這個愛好上,分辨不出國民黨官員、共產黨幹部和民主人士政治身分的差異,難怪從前藝人身分雖低,但心理上卻是自傲的,「甭管哪個朝代,你們都得看戲」。 章詒和專研戲曲,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研究員,除了術業專攻的學養之外,從小和父親看戲聽戲,也被這個寬窄不一的舞台吸引─「人生如戲」,道盡世間的喜怒哀樂、悲歡離合。 本書展現京劇世界之美,有與梅蘭芳齊名的一代藝術大師馬連良戲裡戲外的多彩聲影,戲劇大家張庚的人生執著與追求,不僅詳述淵遠流長的中國戲曲的發展,還有章詒和犀利的觀察與評論;也因文章的洗練典精緻,浸透著現代精神與人文關懷。
《順長江,水流殘月》 若說《最後的貴族》寫了頭號右派章伯鈞身邊的戰友,牛津大學出版社即將出版的章詒和新書《順長江,水流殘月》,則只寫章伯鈞、羅隆基兩個人。其實,章、羅是大右派,而在1957年反右派運動中,受苦最深的是那些小右派:十幾歲就被開除了的學生,二十幾歲就沒了工作的職工,還有被關押的,送了命的。要記住他們!記住他們,也就是記住了歷史。這是章詒和一定要用文字刻寫下來,使之成為民族的記憶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